一个区的流派首席大多都是不善言辞的高手